咕咚网

2004 25大版邮票价格,邮票年册回收价格,邮票收藏交易价格,2019年邮票发行计划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23:43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“说?”陆南心的声音尖锐了几分,已经站在了叶建明的面前,“你认为,柏庭会告诉你,然后再告诉你,他要的是叶栗的角膜让我的眼睛看见吗?” 叶建明惊愕:“……” “叶栗出了事,对大家都是皆大欢喜的事情。”陆南心说的残忍又无情,“毕竟,叶栗在我和柏庭之间,始终就是一个麻烦,尤其是现在她大着肚子。柏庭是什么人,你真的以为他会爱上仇人的女儿吗?” “你也是我的女儿!”叶建明说。 “我是你的女儿?”陆南心大笑了起来,“叶总,你从来没承认过你还有一个私生女。全丰城都不知道你有一个私生女。就算柏庭被叶家收养,我跟着柏庭一起进入叶家,也没人知道,叶家还多了一个养女。” “……” “我在叶家的地位,比佣人还不如。除了已经死去的婆婆的外。她是唯一知道我身份,唯一对我好的人。”陆南心尖锐的朝着叶建明低吼了起来。 一条条,都是对叶建明的控诉。 也丝毫不给叶建明再开口的机会:“叶建明,叶栗要死,你也该死。你们叶家的人都不能活下来。你这一辈子,就要在这样的痛苦里,挣扎不出来!” 那声音就如同梦魇,戳在叶建明的心脏上,让叶建明的脸色瞬间的苍白。 想努力压下来的痛苦,却彻底的释放了出来,那胸口的绞痛一阵阵的逼着叶建明,甚至连最初手术的刀口都开始隐隐的做疼了起来。 他想也不想的就开始在口袋里找寻自己的药。 那细碎的声音,在现在的陆南心耳中却变得格外的明显和直接。 陆南心冷笑一声:“怎么,想找药吗?” 叶建明脸色一变,来不及阻止,那才碰触到掌心的药就已经被陆南心快速的扫到了地上。 而陆南心听见药瓶掉落的声音,那脸色却越发的猖狂起来:“掉了呢,这下要怎么办呢?叶总?” “你……南心……”叶建明捂着心口,那疼痛的感觉,让他已经冷汗涔涔的。 叶栗的失踪本就已经让叶建明担心不已,而叶栗和陆柏庭的关系,叶建明并不是真的完全放得下心,加上现在陆南心的情况,和陆南心说出口的话,最终才真的压垮了叶建明。 “叫我做什么?”陆南心的低头。 现在的叶建明已经彻底的动弹不得,陆南心就算看不见,叶建明也不是陆南心的对手。 那是本能,本能对陆南心的抗拒,看着陆南心的模样,叶建明眉眼微微一沉,说话也变得断断续续和有气无力起来:“南心,如果你真的恨我,你可以拿走我这条命,放过叶栗,她毕竟是你妹妹。” “放过叶栗?”陆南心笑出声,“那我的角膜怎么办呢?” “我会和叶栗说——” “不,叶建明。”陆南心拒绝了,一字一句的说着,“我喜欢亲自夺走的感觉,我喜欢看着你们一个个都在我面前痛苦挣扎的死去!”

一直到叶栗出现,他才中规中矩的站好:“妈咪,我错了。” 叶栗看着霍子羁,第一次发了火:“明天跟我去医院检查,检查完,我让人送你回去!” 霍子羁当然不情愿回去,但是在这个档口,他也没敢再惹叶栗。 匆匆忙忙,霍子羁应了声,立刻快速回了自己的房间。 而走出主卧室的时候,霍子羁堪堪的看见陆柏庭的身影离开了别墅,霍子羁扁了扁嘴,说不出失望还是失落。 虽然霍擎苍对自己很好。 虽然霍擎苍是自己的爹地。 但是相较于霍擎苍和自己的相处方式,霍子羁却更喜欢和陆柏庭在一起。 这样才是父子的感觉,而不是面对霍擎苍的时候,总让霍子羁错觉,自己在面对一个严师。 看着陆柏庭离开,霍子羁甚至不敢想,陆柏庭会不会再回来。 好像—— 还真的有点不太舒服呢。 但这样的情绪,霍子羁藏的很好,也不敢再惹发飙的叶栗,因为这样的叶栗,霍子羁从来没见过。 最终,他老老实实的回了自己的房间。 叶栗则颓然的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,脑海里交织而过太多的画面,疲惫的感觉不断的袭击着她的神经,虽然困,可是她的大脑异常的活跃。 一直到天空微微翻了鱼肚白,叶栗才沉沉的睡去。 入睡前,定格的却仍然是陆柏庭那张俊颜,仿佛,自己的秘密,真的要藏不住。 在陆柏庭面前,她透明的就像一张白纸。 叶栗不知道,自己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 …… 在叶栗昏昏沉沉要入睡的时候,手机忽然震动了一声。 她下意识的拿其手机,上面赫然是陆柏庭的短信:【你怎么知道你像的是我的妻子?】 一句话,就差点把叶栗噎死。 确确实实,在这么短时间的你来我往来,陆柏庭从来不曾主动提及过叶栗的身份,而自己今天在爆发后,彻底的撞上了火枪口。 叶栗努力的深呼吸,再呼吸。 她把手机放到了一旁,设置了一条定时的短信:【陆氏和盛世合作,调查过盛世。自然,盛世也会调查陆氏,知道是您的前妻,不过为。】 在陆柏庭上班的时间发送出去的。 再完美不过的解释,不带一丝的个人情感,完全的公式化。 …… —— 翌日。 叶栗折腾天亮才睡着,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,别墅内静悄悄的。 昨天惹了事的霍子羁自然不敢吵叶栗。 而叶栗抓起手机下意识的看时间,却看见了陆柏庭的回复:【是妻子,而非前妻。】 叶栗不说话,心口被堵了一下。 而后,她把手机丢在一旁,收拾好自己,这才走了出去。 等叶栗出来的时候,霍子羁早就自己处理完早餐,准备好一切,老老实实的在客厅等着叶栗。 看见叶栗时,霍子羁叫了声:“妈咪。” 叶栗哼了声:“在这等我,我吃个早餐就走。” “妈咪——”霍子羁思量了一下,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,一步步的,“我能不能和你商量个事?”

一直到叶栗出现,他才中规中矩的站好:“妈咪,我错了。” 叶栗看着霍子羁,第一次发了火:“明天跟我去医院检查,检查完,我让人送你回去!” 霍子羁当然不情愿回去,但是在这个档口,他也没敢再惹叶栗。 匆匆忙忙,霍子羁应了声,立刻快速回了自己的房间。 而走出主卧室的时候,霍子羁堪堪的看见陆柏庭的身影离开了别墅,霍子羁扁了扁嘴,说不出失望还是失落。 虽然霍擎苍对自己很好。 虽然霍擎苍是自己的爹地。 但是相较于霍擎苍和自己的相处方式,霍子羁却更喜欢和陆柏庭在一起。 这样才是父子的感觉,而不是面对霍擎苍的时候,总让霍子羁错觉,自己在面对一个严师。 看着陆柏庭离开,霍子羁甚至不敢想,陆柏庭会不会再回来。 好像—— 还真的有点不太舒服呢。 但这样的情绪,霍子羁藏的很好,也不敢再惹发飙的叶栗,因为这样的叶栗,霍子羁从来没见过。 最终,他老老实实的回了自己的房间。 叶栗则颓然的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,脑海里交织而过太多的画面,疲惫的感觉不断的袭击着她的神经,虽然困,可是她的大脑异常的活跃。 一直到天空微微翻了鱼肚白,叶栗才沉沉的睡去。 入睡前,定格的却仍然是陆柏庭那张俊颜,仿佛,自己的秘密,真的要藏不住。 在陆柏庭面前,她透明的就像一张白纸。 叶栗不知道,自己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 …… 在叶栗昏昏沉沉要入睡的时候,手机忽然震动了一声。 她下意识的拿其手机,上面赫然是陆柏庭的短信:【你怎么知道你像的是我的妻子?】 一句话,就差点把叶栗噎死。 确确实实,在这么短时间的你来我往来,陆柏庭从来不曾主动提及过叶栗的身份,而自己今天在爆发后,彻底的撞上了火枪口。 叶栗努力的深呼吸,再呼吸。 她把手机放到了一旁,设置了一条定时的短信:【陆氏和盛世合作,调查过盛世。自然,盛世也会调查陆氏,知道是您的前妻,不过为。】 在陆柏庭上班的时间发送出去的。 再完美不过的解释,不带一丝的个人情感,完全的公式化。 …… —— 翌日。 叶栗折腾天亮才睡着,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,别墅内静悄悄的。 昨天惹了事的霍子羁自然不敢吵叶栗。 而叶栗抓起手机下意识的看时间,却看见了陆柏庭的回复:【是妻子,而非前妻。】 叶栗不说话,心口被堵了一下。 而后,她把手机丢在一旁,收拾好自己,这才走了出去。 等叶栗出来的时候,霍子羁早就自己处理完早餐,准备好一切,老老实实的在客厅等着叶栗。 看见叶栗时,霍子羁叫了声:“妈咪。” 叶栗哼了声:“在这等我,我吃个早餐就走。” “妈咪——”霍子羁思量了一下,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,一步步的,“我能不能和你商量个事?”午夜凶铃

第一卷: 第679章 唐晚,真的好久不见!

陆柏庭在沙发上坐下,很自然的开始泡茶。 就像以前和叶建明在一起的时候一样,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陆柏庭在做这些事情,甚至陆柏庭可以很好的拿捏叶建明的喜好。 就算是现在,陆柏庭也是一样。 几分的火候,什么茶叶,陆柏庭仍然记得清清楚楚。 叶建明就这么站着,一动不动。 一直到陆柏庭泡好茶,才很淡的扫了一眼:“叶总,坐,试试今年的茶,我想你应该会喜欢。” 叶建明沉了沉,看着陆柏庭,最后淡然的坐了下来。 但是摆在叶建明面前的茶杯,叶建明却碰都没碰一下,陆柏庭一句话都没说,只是安静的端起茶杯,很温润的喝了一口,而后放了下来。 这样的气氛,说不上坏,但是却绝对称不上好。 叶建明太了解陆柏庭,陆柏庭历来都是沉默寡言的人,但是这样的沉默寡言却可以再最关键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。 在这样的情况下,先开口的那个,才是输掉的人,而不是先发制人的一方。 所以,叶建明也绷着一句话都不说。 一直到陆柏庭喝完一杯茶,才很淡的看了一眼仍然满着的茶杯:“叶总不喜欢龙井了?” “哼。”叶建明冷哼一声。 结果,陆柏庭却很淡的把茶杯放了下来,双手交叠,眼神落在了叶建明的身上:“叶总,我和叶栗已经结婚了。” 这下,叶建明的脸色惊变,不敢相信的看着陆柏庭,气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 那身形都跟着微微的颤抖。 但陆柏庭却始终不动声色。 没人比他了解叶建明的情况,现在的叶建明只是情绪激动,但却没真的危及到自己的性命。 包括当时他从叶家夺权的时候,叶建明也仅仅是气愤,那么最终—— 沉了沉,陆柏庭暂时不去思考这些,继续说着:“在叶栗知道怀孕后,我就和她结婚了。当然,结婚的前提是给叶总动了手术。叶栗不想让你死,而我要和叶栗结婚,所以,就是现在您看见的这样。” 叶建明看着陆柏庭,有些气急败坏,但是在陆柏庭的眼神里,叶建明渐渐的冷静了下来。 “你和叶栗结婚,就为了她手里的遗产吗?”叶建明问的直接。 “叶总从收养我的那一刻起,就知道我的身份,所以叶总才处处提防着我,结果却千算万算漏了叶栗这么一个不被控制的人。”陆柏庭笑了笑,一点都不客气的揭穿了叶建明,“叶总收留我的目的是什么?愧疚吗?” 叶建明抿嘴不说话。 当年他用了卑劣的手段,从自己的好友手里把公司给弄了过来,让好友以为自己负债累累,最后跳楼自杀,留下了那时候在国外求学的陆柏庭。 叶建明本是想不管不问的,但是一次在看见陆柏庭的眼神时,叶建明就害怕了。 他太了解,这样的人,再将来必定成大器,会是隐患,这样的隐患,叶建明情愿放在身边,也不想放在外面。 结果,最终陆柏庭还是成了扑向自己的那匹狼。

明明不是自己的孩子,但是因为叶栗说的,宋宥羲拼死也会做到,听到这样的消息,自然不可避免的松了口气。 于建英自然也听见了,他的表情微微楞了一下。 怀孕? 宋宥羲这小子在外面惹了什么事? 结果,还没给于建英更多反应的机会,叶栗已经被推了出来,脸上罩着氧气罩,手里打着吊瓶,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,清丽的容颜露了出来。 但和平日的叶栗,还是相差甚远。 于建英没认出来。 宋宥羲也没理会于建英,跟着叶栗一路小跑的朝着病房的方向走去。 于建英被留在原地,他的眼神微眯,而后拉过一旁的护士随口问了一句:“病人叫什么名字?” “叶栗。”护士没犹豫,回答的很快。 于建英的脸色变了变。 叶栗,那可不就是叶家的那个小丫头吗?宋宥羲喜欢了很多年,最后不得而终,因为叶栗选择了陆柏庭。 再后来,叶家闹的那些事,丰城人尽皆知。 而这些,叶栗又怀孕了。 是宋宥羲的还是陆柏庭的? 于建英沉了沉,立刻跟了上去,敲了敲病房的门走了进去,叶栗还在昏迷,宋宥羲也没瞒着。 “宥羲,别告诉叔叔,这个孩子是你的!”于建英的态度变得严肃了起来。 宋宥羲沉了沉,没否认也没承认,就这么在原地保持了沉默。 于建英见状,就已经知道答案了,他摇了摇头,看着宋宥羲,又气又恼:“宥羲,你到底在想什么?你以为你爸妈会赞同吗?别说你爸妈,连你爷爷那关你都过不了。” 于建英在絮絮叨叨的,宋宥羲很安静的靠着墙,不咸不淡的说着:“总比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好。” 于建英:“……” 见宋宥羲执拗,于建英也知道自己劝说不动这人,最后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也不再说什么,离开了病房。 宋宥羲就这么安静的站着,等着病床上的叶栗,从麻醉中苏醒过来。 …… 20分钟后,叶栗的眼皮动了动。 宋宥羲第一时间走到叶栗的身边,抓住了叶栗的手,关心的问着:“怎么样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。” 叶栗整张脸是苍白的,完全不见一丝的血色。 但她也就只是片刻的恍惚,就立刻清醒了过来,一下子变得激动了起来:“学长,孩子,我的孩子……” “很好,不要担心。”宋宥羲沉沉的说道,“现在在意的要是你自己,你自己身体不好,也别想指望这个孩子好。” 听见宋宥羲的话,叶栗松了口气,整个人的神经都跟着紧绷了下来。 那手,下意识的护在了自己的小腹上,摸着仍然隆起的肚子,叶栗说不出的放松,还有微不可见的复杂。 “你……”宋宥羲看着叶栗,手心的拳头攥了攥,“陆柏庭人去哪里了?为什么把你一个人留在别墅,他他妈就是这样照顾你的?没给你找任何佣人?就这样的人,你还跟着他?” 叶栗很安静的听着,忽然就这么笑了声:“挺贱的,是不是?”

叶栗为什么会忽然头也不回的跑了,为什么叶建明会出现在陆南心的病房里。 陆南心这么多年,为什么会这么憎恨叶建明。 如果是他,他也不会原谅叶建明,一个亲生父亲,却这样厚此薄彼的对待亲生女儿,叶栗被捧在掌心,而陆南心却拒不承认,更不用说认祖归宗。 所有的一切,都在忽然之间,一目了然起来。 “先这样。”陆柏庭一字一句的说着。 而后,他没给傅骁再开口的机会,已经迈着步伐,沉沉的朝着陆南心的病房走去。 叶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的原因,恐怕就只有陆南心可以告诉自己了。 …… —— 病房内。 陆柏庭并没敲门,推开门的时候,就看见陆南心低低的哭,那哭声很轻,但是却给人感觉她已经用尽了力气后的余音。 “出了什么事?”陆柏庭的眉头一拧,立刻走到陆南心的身边。 陆南心抬眼看着陆柏庭,泪眼婆娑的模样。 “祈慎不是交代你,不能哭。你哭对眼睛的伤害就更大了!”陆柏庭不满的看着陆南心。 陆南心却忽然伸出手,在空中抓了一阵,而后死死的抓住了陆柏庭的手,怎么都不肯松开。 那声音,带着颤抖,仿佛是从骨子里来的恐惧:“我……我今天……我……” 但是完整的一句话,却怎么都说不出口。 陆柏庭眸光一变,安抚着陆南心:“你冷静下来,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 “我——”陆南心的情绪瞬间很激动,忽高忽低的,最终,她松开了陆柏庭,死死的抓着床单。 “南心,到底怎么回事。”陆柏庭的声音沉了下来。 “今天叶建明来找我。”陆南心这才开口,很缓慢,每一个字似乎都经过了斟酌,“在叶建明来找我之前,我不是让律师处理了巴黎的房子吗?结果律师告诉我,在巴黎,我的名下多了三套房子,转赠人是叶建明。” 陆柏庭微微惊讶了一下。 陆南心继续说着:“后来,叶建明就来了。他和我说了前因后果,说是他对不起我和我母亲,求我放过叶栗,不要在缠着你,要我离开你,不要再阻拦叶栗的幸福。” 陆柏庭:“……” “我才知道,我竟然……竟然……”陆南心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,情绪一下子又激动了起来,“我竟然是叶建明的亲生女儿!” 所有的事情,被陆南心完整的说出来,告诉了陆柏庭。 那手再一次的抓住了陆柏庭的手腕:“柏庭,不是的,你告诉我,不是的。这种人,怎么会是我的父亲,怎么会是!” “你先冷静下来。” “我没办法冷静。”陆南心吼了起来,“一个那么憎恨我的人,怎么会是我的父亲。是我的父亲,却是这样区别待遇女儿的吗?现在来求我,却是为了叶栗求的,不然的话,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!” “……” “我和叶栗竟然是亲生姐妹,竟然是!”陆南心大吼大叫的,“我不接受,我不接受。”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