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子布,弗兰科伊丝·布福哈尔,张昭字子布翻译,凌光切子,鹤羽折布

发布时间:2019-10-21 03:26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“为了钱。秦晋霖轻叹,他有不良嗜好,喜欢赌点小钱。瘾越来越大,胃口也就越来越大,也就想要快速的赚更多的钱,刚好乔雨欣找上了他……”“为了钱……”许诺咬牙,“为了钱,就让别人为他买单吗?那是一条命啊,她怎么狠得下心?”“诺诺,冷静下来。他们做的一切会有法律来判决的,以后他们再也不会伤害到别人,会在那个地方不断的忏悔。”“这样的人,也会忏悔吗?”杀人的时候不眨眼,又怎么会忏悔?“人在走到低谷的时候,才会反思。才会不断的忏悔自己的行为,我也是在失去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曾经是多么的混蛋,诺诺,你愿意重新和我在一起吗?”“不愿意。”许诺摇头。秦晋霖呆住了。不愿意?眼里不由得闪过一抹黯然,原来经历过这么多,他终究还是失去她。但是,不管怎么样,她都是他的妻子。“诺诺,在你重新接受我之前,我不允许你再离开我。你说我霸道,说我自私也好,既然已经纠缠了七年,折磨了七年,那么我也不在乎再多七年。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哪怕每分每秒都是痛,我也心甘情愿。”即便是痛,也甘之如饴,也好过彻底的失去。她消失的那一刻,他才知道这个世界不是谁没了谁依旧可以活的好好的,至少没有了许诺的秦晋霖,生不如死。“秦晋霖,你什么时候可以不这么自私?”许诺问,秦晋霖握着她的手,看着她的眼认真的说,“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,出门和你报备,谈生意有女人会给你打电话通知,如果你不高兴,那我就回来。诺诺,我什么都可以听你的,但是唯有这一点,我不能。我不会放开,再也不会。”“你说之前,能不能先离婚?我虽然不在乎那一纸婚书,但也不想我的孩子一直背着私生子的名号。”“我懂了。”听到许诺的话,秦晋霖的眼睛亮了。也笑了起来。他还以为他的诺诺真的不要他了。原来……是的,他和乔雨欣的事,一定要全部做个解决的。审判来的比想象中的快。这一天许诺没有出席,但却坐在陪审席里,看着台上的乔雨欣和罗医生被判刑。乔雨欣多项罪名,判了终身监禁。而罗医生则是二十多年。听到这个结果,心里只能是无限的感慨。坏人终于得到了惩罚,但是她失去的却再也找不回来了。如果当初她没有相信乔雨欣,如果当初她没有放任乔雨欣照顾着秦晋霖,或许这一切就都不会像是现在这样惨淡。但是当初谁又知道会像是今天这样?最善变的,永远是人心。监狱里,乔雨欣才关进去,立刻有狱警过来,“乔雨欣,有人探监。”“谁?”“出去就知道了。”不耐烦的说完,乔雨欣被带出去,看到秦晋霖和许诺的刹那,乔雨欣的表情更加的狰狞,“许诺,你这个贱人,你还有脸出现在这里,你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?我告诉你,只要我乔雨欣有出去的一天,我就会要你死!”

章节目录第39章七年,我已经爱不动了

“以后,我来爱你。”秦晋霖深情的说,泪眼蒙在她的手心,温柔的泪,尖锐而疼痛的心。七年了。她最好的年华,都浪费在了他这里。他没有给过她最好的珍惜。给的,只是无尽的伤害。许诺是溺水,其实身体的伤害并不严重,但是秦晋霖依旧是二十四小时守在床前,只要她稍微的有一点动静,他就连忙起来看。这个男人,从之前的骄傲到现在的小心翼翼,她都看在眼里。他在努力的改变,即便是出去给她买个早餐,也会告诉她。只要离开她的视线,他就会学着跟她报备,一开始有些笨拙,还有些傲娇的不习惯,随便的扔下一句话,就匆忙的出去。这样的他看起来莫名的有些好笑。提了早餐,她要自己吃,他也坚持喂她。仿佛她现在不是一个妈妈,而是一个宝宝。这样的幸福,她等了太久。而今就在眼前,倒是觉得自己是在做梦。以前幻想过无数次,又在一次次的失望中渐渐地不敢奢望。“秦晋霖,我们的宝宝……”“她会主动来找我的。”乔雨欣不是个会按捺不动的人。她知道利用现有的条件,给她自己创造最有利的价值。“她不会虐待宝宝吧,我怕……”“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身体养好,这样我们才可以一起去救宝宝。”秦晋霖温和的说,许诺看着依旧坐在床上裹着被子的自己,无奈,“我早就好了,是你自己非要把我当孩子。”“以后你和宝宝都是我的孩子。”擦拭她的嘴角,许诺看着他,忽然释然了。这样也挺好不是吗?以后,他们还有宝宝,会幸福的。七年了,如果能散早就散了。走到今日,还在纠缠,那么不管是孽缘还是缘分,都注定他们分不开了。傍晚的时候,夕阳火红火红的,天边的火烧云美的让人不知用何语言来形容。金的耀眼,红的似血。许诺看着这许久不曾见过的景象,秦晋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。接起来,就听到电话那边乔雨欣疯狂的声音,“秦晋霖,我就在你公司的楼顶上,你孩子也在这里,你和许诺一起过来,不许带别人,否则后果自负!”“知道了。”秦晋霖快速的挂断了电话,看了一眼窗边的许诺,眼神深了几分。该来的,终究还是来了。“诺诺,该走了。”“乔雨欣的、电话?”顿了顿,提到那个名字,还是忍不住的心里有阴影。秦晋霖点了点头,许诺换了衣服,两个人直奔秦晋霖的公司。楼顶上,秦晋霖和许诺到了之后,就见到乔雨欣站在楼边,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。许诺出现的那一刻,孩子忽然“哇哇哇——”的哭了起来,一听到这委屈的哭声,许诺的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流下来。“宝宝,妈妈来了。”许诺下意识的就要过去,但是才走了两步,乔雨欣忽然把孩子举了起来。“许诺,你站住!”

“傻子,你以为有谁可以左右我的思想?如果我不愿意,就不会有那场婚礼,你也不会进来秦家的大门。你说你爱我,但你何曾了解过我?”“是啊,我是傻子。”自己虚构出来一个假想敌,原来她的情敌从来都不是乔雨欣,而是她自己。她输给了自己,输给了对自己没有信心,她不是输给了别人。有今天的一切,都是她自作自受。翌日,秦晋霖空了一天出来,带她去了曾经他们最喜欢去的那家餐厅,点了她最喜欢的红酒和牛排。他一块块的给她切好,她乖巧的吃着,味道还是那么好。“晚上给我做饭吃吧!”许诺忽然开口,秦晋霖猛地看着她,“诺诺,你不是……”“上次的没有尝到,这次做给我吃吧!”这不是她以前最奢求的吗?希望秦晋霖可以为她洗手作羹汤,如今她真的等到了,为何说起来心里只有心酸?或许真的回不去了……即便他们努力的在温习过去。牵着手走过曾经的老街,在桥上看路过的船只……碧波荡漾,心无涟漪。最后一起去了超市,看他熟稔的买菜,许诺不由惊讶。以往都是她负责挑选,他来推车的,现在怎么忽然反过来了?“秦晋霖,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个?”“这段时间你吃的,都是我选的,前两天还有点笨,后来发现也蛮有乐趣的。”秦晋霖说的满不在意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,许诺僵了表情,看着他心里一滞。“秦晋霖,你变了。”“你也变了。”秦晋霖笑了笑,许诺同样笑了笑,却再也没有过去的那份嬉闹,和他无奈而嫌弃的表情。他们都错过了,在那无心的笑容下,输给了自己的猜忌。晚餐,她看着他在厨房里忙碌。厨房,他最不熟悉的领域,此时竟然做的有模有样。看着他帅气的处理了一条鱼,许诺不禁鼓掌,“秦晋霖,你真是长进了,以前你可没这本事。看来以前是我把你伺候的太好了,才让你四肢不勤五谷不分。”许诺打趣,秦晋霖霍然一笑,“每个废物的男人身后都有一个能干的老婆不是吗?现在只是换了个位置。”“我才不是废物,我只是不想做给你吃了!”“以后我做给你。”他温柔宠溺的一笑,许诺侧过脸故意不去看,也就没有看到一刹那间他眼里的失落。丰盛的晚餐,五菜一汤,许诺愉快的吃着,才知道他原来可以做的这么好,想起曾经他摆着的焦炭一般的炒饭给她,还说了句爱吃不吃,方知他这段时间下了多大的功夫。“要不是知道你的公司还没倒闭,我都怀疑你这段时间是去学厨艺而不是上班。”“是的。”无心的一句话,他却认真的答了两个字,忽然间那美味佳肴到了嘴里只剩下苦涩。空气静谧的难受,一阵刺耳的铃音打破这寂静,秦晋霖快速的接起电话,边听着边看向许诺,“我有些事,先走了。你自己吃完了好好睡觉。”

“啪”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乔雨欣的脸上,也打断了她撕心裂肺的嘶吼。乔雨欣的脸被打的偏向一侧,怔了几秒钟,眼泪唰的一下流出来,缓缓的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,眼里全都是不可置信。“晋霖哥哥,你、打我?”乔雨欣轻抚着自己的脸颊,不断的傻笑,“哈哈,你打我?”“难道你打了我,许诺就回来吗?你真可怜,你比我还可怜!”乔雨欣大叫,秦晋霖用力的握着自己的手,狠狠的收成了拳头。“乔雨欣,今天为止,你我两不相欠,以后我再也不会见你。”曾经以为的好女孩儿,曾经悉心照顾他的人,到底都变了。一步步的离开,步伐有些颓废,乔雨欣看着他的背影,不断的冷笑,“我诅咒你,我诅咒你们一辈子都不能在一起!”雨大了,她的声音淹没在雨水的瀑布里,却成了他心里的一道跨不过去的伤疤。呵,诅咒吗?如果这是一场无休止的感情拉锯,那他情愿一生都不争挣脱。他要那个人,即便已经支离破碎不可挽回,但他依旧不可能放手。那是他的命啊!如果不爱,怎么会对她如此苛刻,如果不爱,又怎么会嫉妒的发疯?但是过去他的爱,太狭隘了。R国,空气总是那么清新,天空总是那么湛蓝湛蓝的,不需要担心什么时候会有雾霾,更不需要担心心里会多出一块阴霾,因为心如止水。医院,许诺产检完出来,摸着自己已经鼓起了的肚子眼里全都是笑容。她看到了她的宝贝。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出现的小天使。如果没有这个孩子,她或许根本就撑不下去。在路边的一个小饭店里点了吃的自己庆祝,吃饱了踩着夕阳的余晖回到自己的住处。这样的日子过久了,竟然也觉得舒心。原来一个人也不是不可以。不想,才回去,竟然就看到了门口一个的熟悉的身影。他斜倚在门口,看到她出现,连忙直起身,十分绅士的样子,然后一脸笑意的过来,在她的面前站定,“你好,我是你的新邻居。”新邻居?许诺有点懵逼,但即便他装出一副绅士的样子,她也没打算和他客气,“秦晋霖,你又玩什么花样?”“既然过去的记忆并不美好,那么我们可以重新认识。”“谁要和你重新认识?”听着她的奇葩言论,许诺不客气的避开他的大手,却不想他竟然固执的拉起她的手握了两下,丝毫不介意她的冷脸,“好了,现在已经认识了。”“秦晋霖,你是不是有病?”看着他,总觉得他已经神志不清了。可是他的神情却是那么的认真。“诺诺,不要骗我了,我观察了一个月,那个男人在这里的日子屈指可数。那个男人有男朋友,你们充其量只是姐妹。就算你的孩子真的是他的,他也是想要骗婚的,你们不会在一起的。”“要你管!”不客气的推开他,秦晋霖后退一步,然后不要脸的跟着她进了房间。“诺诺,你饿了吗?我给你做饭。”

“啪”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乔雨欣的脸上,也打断了她撕心裂肺的嘶吼。乔雨欣的脸被打的偏向一侧,怔了几秒钟,眼泪唰的一下流出来,缓缓的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,眼里全都是不可置信。“晋霖哥哥,你、打我?”乔雨欣轻抚着自己的脸颊,不断的傻笑,“哈哈,你打我?”“难道你打了我,许诺就回来吗?你真可怜,你比我还可怜!”乔雨欣大叫,秦晋霖用力的握着自己的手,狠狠的收成了拳头。“乔雨欣,今天为止,你我两不相欠,以后我再也不会见你。”曾经以为的好女孩儿,曾经悉心照顾他的人,到底都变了。一步步的离开,步伐有些颓废,乔雨欣看着他的背影,不断的冷笑,“我诅咒你,我诅咒你们一辈子都不能在一起!”雨大了,她的声音淹没在雨水的瀑布里,却成了他心里的一道跨不过去的伤疤。呵,诅咒吗?如果这是一场无休止的感情拉锯,那他情愿一生都不争挣脱。他要那个人,即便已经支离破碎不可挽回,但他依旧不可能放手。那是他的命啊!如果不爱,怎么会对她如此苛刻,如果不爱,又怎么会嫉妒的发疯?但是过去他的爱,太狭隘了。R国,空气总是那么清新,天空总是那么湛蓝湛蓝的,不需要担心什么时候会有雾霾,更不需要担心心里会多出一块阴霾,因为心如止水。医院,许诺产检完出来,摸着自己已经鼓起了的肚子眼里全都是笑容。她看到了她的宝贝。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出现的小天使。如果没有这个孩子,她或许根本就撑不下去。在路边的一个小饭店里点了吃的自己庆祝,吃饱了踩着夕阳的余晖回到自己的住处。这样的日子过久了,竟然也觉得舒心。原来一个人也不是不可以。不想,才回去,竟然就看到了门口一个的熟悉的身影。他斜倚在门口,看到她出现,连忙直起身,十分绅士的样子,然后一脸笑意的过来,在她的面前站定,“你好,我是你的新邻居。”新邻居?许诺有点懵逼,但即便他装出一副绅士的样子,她也没打算和他客气,“秦晋霖,你又玩什么花样?”“既然过去的记忆并不美好,那么我们可以重新认识。”“谁要和你重新认识?”听着她的奇葩言论,许诺不客气的避开他的大手,却不想他竟然固执的拉起她的手握了两下,丝毫不介意她的冷脸,“好了,现在已经认识了。”“秦晋霖,你是不是有病?”看着他,总觉得他已经神志不清了。可是他的神情却是那么的认真。“诺诺,不要骗我了,我观察了一个月,那个男人在这里的日子屈指可数。那个男人有男朋友,你们充其量只是姐妹。就算你的孩子真的是他的,他也是想要骗婚的,你们不会在一起的。”“要你管!”不客气的推开他,秦晋霖后退一步,然后不要脸的跟着她进了房间。“诺诺,你饿了吗?我给你做饭。”精灵变

章节目录第47章你永远是我心里的许诺

无助的哀求,满心的悔恨。许诺不断的摇着那个人,可惜这一次他再也不会说一句原谅。如果当初她没有嫁给秦晋霖,如果许家没有接受秦氏的注资。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一切。“如果时间能重来,我情愿从未见过你。”许久,许诺起身,这一句足以让那个人身心一颤。丧礼办的很低调,三天的时间就恍若是一场梦。结束后,许诺照旧是被威胁着回到秦家。没了父亲,她还有母亲。她赌不起。洗碗、做饭,打扫卫生。她努力的做着一个好下人,但是她知道,她不能这样下去。肚子总会一天天的大起来,她不能留在这里。“啊,许诺你是怎么搞的,你要烫死我吗?”倏地一下,一盆热水猛地泼在许诺的身上,乔雨欣怒看着许诺,许诺跪在地上,仿佛是没有知觉一样,“我去换一盆。”衣服湿透了一半,但她就像是个木偶一样没感觉。秦晋霖就在一旁看着,却一言不发。一连几天,她都没有好好的睡过了?才一睡着,乔雨欣就会想出各种花招来折磨她。这个女人似乎是有用不完的精力。也仿佛永远都不知道困倦一样。她知道,乔雨欣是想让她知难而退。但如果可以离开,她早就离开了。也不会等到现在。缓缓的站起来,忽然胃里一阵作呕。这几日吃的都是剩下的冷掉的饭菜,许诺用力的压着自己的胸口,可是踩了水的脚下突然一滑,眼前一黑片刻间就晕了下去。黑暗中,不知是谁扶住了她。黑,永无止境的黑。似乎看到了自己父亲,想要抓住却猛地被摇醒。“许诺,你给我醒过来。”低吼,伴随着怒火。许诺费力的睁开眼就看到秦晋霖那双满是怒火的眸子。“你真的怀孕了?”不等她说话,秦晋霖就劈头盖脸的质问。他以为那只是她离婚的借口,原来她真的……咬牙切齿的看着她,许诺侧过头去,眼里泛着泪光。“和你有关系吗?”孩子是她一个人的,他只是提供了一个精子。“谁准你留下它的?”突如其来的话,许诺忽然笑了。“谁准许的?呵……”讽刺的笑,笑自己的可笑。“我是一个母亲,我连留下自己孩子的资格都没有吗?”忽然,许诺转过头来看他,看得那样的认真,仿佛是要透过这双眼睛看到了骨子里一样,“秦晋霖,如果你不爱我,就不要留下我,这么折磨我很开心是吗?你是不是非要我在你面前自尽谢罪了,你才满意?如果是的话,你说一声,我满足你。”如果活着已经没有什么好期待的,那就死了。无非是刀子在手腕上一划,然后静静地等待着血液流干,也好过这一日日的折磨。“想离开我?然后和你的奸夫在一起?”秦晋霖忽然笑了,看着她的肚子,狠声的问了一句,“这个孩子是不是他的?”“呵。”许诺终于再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。哈哈。她或许是最可悲的那个人。“是。”

“云峰、不要说……”许诺虚弱的阻止,伸手想要去抓,但是眼前是黑的。周云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“对不起了诺诺,我要食言了。不管今天的结果如何,我都要说。既然决定分开了,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。”周云峰讽刺的看着秦晋霖。“你以为你凭什么能站在这里肆无忌惮的欺负她?你以为你的肾真的是乔雨欣给你的?没有许诺,你现在就是个死人,要不是她换了个肾给你,你以为你……”揪着秦晋霖的衣领,周云峰满目的愤怒。许诺忍不住落泪,嘴里不时的呢喃着,“不要说……”秦晋霖看着许诺,那一刻眼里全都是震惊。“你、你说真的?”不可能……“如果是她,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“因为她不想你因为感激和她在一起,她不想用这样的方式捆绑着她的爱情。你以为你养伤的那半个月她为什么没有出现?你以为她会像你想的那样龌龊吗?秦晋霖,我今天就告诉你,若是我可以带走她,她早就不在这里了。只是我……”没有那个能力。因为她的心在你那里。这些话,他不想说出口,但却是他不得不承认的事实。这场爱情里,许诺爱的卑微。他周云峰又何尝不是?秦晋霖不可置信的看着许诺,那一刻那个女人在长椅上费力的撑着身子,那一刻那个女人脆弱的随时都可能倒下去。“许诺……”秦晋霖呢喃着她的名字,忽然用力的甩开周云峰的手。扑到许诺的身边,“孩子是谁的?”五个字,像是锥子一样狠狠的刺入许诺的心里。“孩、子?”许诺惨笑。“你说是谁的,它就是谁的。反正已经没有了,你只要记着,是你亲手杀了他,是你不要他的。但是如果它要恨,就恨我吧。是我做的孽,是我活该。”自己做的选择,活该她有今天。手用力的推开他,嘴里喃喃低语道:“云峰,带我走。”“等等。”秦晋霖忽然冷冷的出声。许诺猛地顿住,只觉得心头升腾起一种不好的感觉。“你还想怎么样?你明明说过,只要拿掉孩子,我就可以离开的。”“但你骗了我。”秦晋霖的冷眸落在她身上,“许诺,你骗了我一次不够,还要骗我第二次。你自以为是的牺牲以为自己是个伟大的缔造者,但你可问过我的想法?既然你可以说谎,我为什么不能?谁说答应过的就要兑现的?我秦晋霖的反复无常,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捏着许诺的下巴,秦晋霖冷声道:“如果你不在乎你母亲的生死,现在就可以离开。”“秦晋霖!”许诺低吼。眼泪再次落下。果然,是她太天真了。这个人怎么可能轻易的让她离开?但是妈妈……她已经对不起爸爸了,又怎么可能再放弃妈妈?一次又一次,她永远是那个被动的人。“好,我跟你回去。”留下的泪带着血,漆黑的眼里看不到希望。就这样睡过去吧,最好再也不要醒来,这也不算是违约吧?

许诺没有想到,她这一声滚,那个男人竟然真的滚了。再也没有出现过。这一个月来,她不断的从噩梦中惊醒,她仿佛听到了自己孩子的哭泣,还有怨怼。她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,第一次她流掉了自己的孩子,第二次她即便是把孩子生出来,却保证不了他的安全。她都不知道,她许诺活着到底还有什么意义?一个月的时间,她被困在这个病房里。除了慢慢的调养好自己的身体,她不知道还能怎么办。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,在她身体好的这一天,心却被击垮了。一张大红的请柬递到她的面前的时候,她好奇的翻开,看到里面的名字的时候,烫的她的手都有些焦灼一样。手不住的颤抖,看着请帖上秦晋霖和乔雨欣的名字。许诺笑的眼泪都出来了。“秦晋霖,你果然是个骗子,一次又一次,你把我许诺当什么?”欺骗,谎言。连我的孩子都不放过。是不是你觉得我的孩子对你们来说是个耻辱,所以你要弄走我的孩子,把我囚禁在这里?我不会坐以待毙,我许诺就算是死,也要你们两个为我的孩子陪葬!心里是无边的愤怒,还有漫无边际的压抑。看着结婚请柬,心里滋生出从未有过的恨意。看着护士端着吃的进来,许诺合上请柬,“给你请柬的人,没有让你带什么话给我吗?”“让您准时参加。”“我的身体现在已经好了,可以出院了吧。婚礼就在一周后,我怕来不及。”尽量让自己笑起来,掩饰住自己心里的那份愤怒,即便是有再多的怒火,此时她也要藏起来,为了自己的孩子,也为了她自己。她即便是要死,也要拉着他们两个垫背。她受的苦够多,忍受的也够多了,她不想再忍了。“好,我现在就给您办出院手续。”护士笑眯眯的说,不一会儿就把手续给她办好了,许诺拿着那些手续,竟然轻而易举的就出了医院。买了回国的机票,到了J市的时候,还是晚上半夜。只身一人,任何的行李都没有。此时的许诺,没有任何的包袱。反正她早就是个什么都没有的人了。夜里两点钟,胡家外许诺一下下的敲着许家的大门,门房里的人迷迷糊糊的拿起手电,扫了一眼,看到是个女人之后,骂骂咧咧道:“大晚上的干什么呢?没见到都睡了吗?”“我找胡慧强。”“胡先生?”保安一听笑起来,“真以为你是正妻啊,小三大半夜的来了,就不怕我们夫人撕烂了你?”“你最好还是进去通报一声,胡慧强欠我的钱可还没给清呢,你告诉他,就说许诺找他!”“许诺?去你的,谁认识你是谁啊!赶紧滚吧!”“你可以不去,我就在这里等,我们可以看看到底是谁被撕烂了。”许诺眼神坚定,保安看着她的样子,还以为是神经病,没好气道:“要疯你自己疯,我才懒得理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