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诗禅记,经典禅诗欣赏,清心禅诗二十四首,描写莲花的禅意诗句

发布时间:2019-10-21 18:04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“双双,你穿这身……会不会有点冷?”冷母指了指外面,“这会儿外头还下着雪呢,要不还是穿羽绒服吧,暖和。”

见此情景,马上就明白了,他走到跟前,隔在萧凌夜和女化妆师面前,“有男性化妆师吗?”

“……” 林绾绾头疼,“你今天晚上特意跑到妈咪房间睡,就是为了跟妈咪说这个?” “嗯!” 小家伙已经清醒了,从床上爬起来,抱着林绾绾的脖子,委屈的说,“睿睿想要个爸爸!” 林绾绾更头疼了。 特么! 爸爸这种生物是想要就能冒出来的吗。 她上哪儿给他变个爸爸出来啊。 “妈咪,我给你看个东西。” “嗯!” 小家伙从床上爬下来,“蹬蹬蹬”跑回自己房间了,没过多大会儿,他就又跑回来了,手里还神神秘秘的拿着一张纸。 “什么东西?” “妈咪,你看!” 那是一张美术纸,纸上是用蜡笔花的画,画面上蓝天白云,青山绿水,茵茵草地。草地上坐着三个人,画的是背影,一左一右坐着两个大人,中间坐着一个小男孩。 三人手拉手,对着山川河流,像是在欣赏美景,画面十分温馨。 画的非常好看,虽然是背影,却能看的出来,画的都是谁。 最右边画的是她。 她穿着白色T恤,一头卷发披散在肩头,中间的是睿睿,一身牛仔连体裤加卡通T恤,最左边的男人一身白衬衫,凌乱的碎发,背脊挺直,看着很有精神的样子。 林绾绾星星眼,“睿睿,这是你画的?真好看!” 林绾绾捧着那张画,看的爱不释手。 唔! 她竟然不知道睿睿画画竟然这么好看! 林睿,“……” 这是重点吗! 他爬上床,无奈的说,“嗯,我画的!” “我家宝贝真棒!” 林绾绾抱住小家伙,狠狠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睿睿的小脸都被亲的变形了,他捂着脸,擦掉脸上的口水,“妈咪,这是我和心肝今天第一天去上课,老师让画的一家人。” 林绾绾点点头。 她看出来了。 她抚摸着画面中的男士,原来……这就是睿睿心目中的爸爸形象啊。 不过…… 怎么越看越有些……眼熟呢。 那发型! 那背影! 那挺直的背脊,以及那两条修长的腿,怎么看上去……那么像萧凌夜呢。 林绾绾大吃一惊。 该不会…… 跟萧凌夜住一起的时间长了,睿睿都以他的形象当爸爸了? 林绾绾犹豫了一下,试探性的询问,“睿睿,你想要个什么样的爸爸啊?” “唔……对妈咪好,对睿睿好,能让睿睿骑在他肩膀上看风景,也能参加睿睿的家长会,闲暇的时候可以带睿睿去游乐园动物园……” “你不是不喜欢去游乐园和动物园,说那些地方只有幼稚的小朋友才去吗?” “睿睿想跟爸爸一起去。” 看来真的想要个爸爸啊。 林绾绾想答应萧凌夜的念头已经“噌噌噌”的飙到了百分之九十。 “妈咪……” “妈咪……尽量帮你找。” 小家伙这才心满意足。 “好了好了,时间不早了,赶紧睡觉,明天妈咪送你去学校。” “好!” 小家伙乖巧的躺在床上,林绾绾给盖好被子,“快睡吧。” “嗯!” 林睿乖巧的闭上眼睛。 唔! 萧叔叔,我能帮你的就这些了,剩下的,你自己想办法吧! …… 日次一早。 林绾绾习惯性的早起,她起床的时候才六点钟,入秋了之后,天亮的晚了些,六点钟天色还灰蒙蒙的。 她醒来的时候小家伙还熟睡着,林绾绾轻手轻脚的下床,洗漱之后就下了楼。 她已经好久没有给睿睿做过早饭了,还好冰箱里什么都有,林绾绾剁了肉馅,又和了面,给小家伙做馄饨吃。 刚包好馄饨,小家伙就从楼上下来了。 “妈咪,早!” “早!”林绾绾围着围裙,“快洗漱,然后下楼吃饭,给心肝打个电话,问心肝要不要过来吃早饭。” “好!” 小家伙慢条斯理的去洗漱,然后换好衣服下楼,给心肝打了一通电话,不到两分钟,心肝就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爆炸头,一阵风似的冲到了客厅。 “心肝,快来吃早饭。” “嗷!来了来了!” 心肝冲过来,看到盛好的馄饨,高兴的不得了,“绾绾阿姨,这是你亲手做的吗?” “是啊,心肝多吃点。” “嗯!” 心肝幸福的眯起眼。 哇! 太幸福了! 今天绾绾阿姨竟然在家,还能吃到绾绾阿姨做的馄饨。 嗷嗷嗷! 接到电话的时候,粑粑和二叔简直要嫉妒死了好吗。 心肝拿勺子舀了个馄饨就往嘴里送。 “小心,烫!” “唔……好吃。” 心肝烫的呲牙咧嘴,却不舍得把馄饨吐出来,在嘴巴里转了好几下,终于不怎么烫了,她这才把馄饨吞下去。 “好好吃。” 睿睿得意的扬起下巴,“我妈咪做的当然好吃。” “嗯嗯嗯,比我家的厨师做的好吃多了。” “夸张!” 林绾绾脱掉围裙,自己也盛了一碗,她在餐椅上坐下来,笑着说,“你们啊,一个个的都是小马屁精。” “才没有,绾绾阿姨做的确实好吃嘛!” “你家的厨师可是你二叔从七星级酒店挖来的大厨……” “不不不,不一样!” 林绾绾来了兴趣,笑着问,“哪里不一样?” 这倒是问住她了。 心肝顿住。 她歪着头想了想,“唔……绾绾阿姨做的饭,有一种味道,我家厨师做不出来。” 林绾绾尝了一口馄饨。 不就是普通馄饨吗,她怎么没吃出什么特别的味道? 她疑惑的问,“什么味道?” “幸福的味道!” 咻—— 一支带着爱心的丘比特之箭,射中了她的心脏。 林绾绾心口怦怦的跳。 她捂着胸口,哭笑不得。 妈呀! 她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撩到了! 小嘴这么甜,这得亏是个小姑娘,要不然长大了可怎么得了啊。 “绾绾阿姨!” “嗯?” “你做的饭,心肝什么时候都吃不腻!” 林绾绾看她一小碗很快就吃完了,又盛了一碗放到她面前,“那以后心肝经常来阿姨家吃饭。” 心肝放下筷子,重重叹口气。 “怎么了?” 小丫头抬起头,幽幽的看林绾绾一眼,小声说,“如果绾绾阿姨能做我麻麻就好了。”

“……” 林绾绾头疼,“你今天晚上特意跑到妈咪房间睡,就是为了跟妈咪说这个?” “嗯!” 小家伙已经清醒了,从床上爬起来,抱着林绾绾的脖子,委屈的说,“睿睿想要个爸爸!” 林绾绾更头疼了。 特么! 爸爸这种生物是想要就能冒出来的吗。 她上哪儿给他变个爸爸出来啊。 “妈咪,我给你看个东西。” “嗯!” 小家伙从床上爬下来,“蹬蹬蹬”跑回自己房间了,没过多大会儿,他就又跑回来了,手里还神神秘秘的拿着一张纸。 “什么东西?” “妈咪,你看!” 那是一张美术纸,纸上是用蜡笔花的画,画面上蓝天白云,青山绿水,茵茵草地。草地上坐着三个人,画的是背影,一左一右坐着两个大人,中间坐着一个小男孩。 三人手拉手,对着山川河流,像是在欣赏美景,画面十分温馨。 画的非常好看,虽然是背影,却能看的出来,画的都是谁。 最右边画的是她。 她穿着白色T恤,一头卷发披散在肩头,中间的是睿睿,一身牛仔连体裤加卡通T恤,最左边的男人一身白衬衫,凌乱的碎发,背脊挺直,看着很有精神的样子。 林绾绾星星眼,“睿睿,这是你画的?真好看!” 林绾绾捧着那张画,看的爱不释手。 唔! 她竟然不知道睿睿画画竟然这么好看! 林睿,“……” 这是重点吗! 他爬上床,无奈的说,“嗯,我画的!” “我家宝贝真棒!” 林绾绾抱住小家伙,狠狠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睿睿的小脸都被亲的变形了,他捂着脸,擦掉脸上的口水,“妈咪,这是我和心肝今天第一天去上课,老师让画的一家人。” 林绾绾点点头。 她看出来了。 她抚摸着画面中的男士,原来……这就是睿睿心目中的爸爸形象啊。 不过…… 怎么越看越有些……眼熟呢。 那发型! 那背影! 那挺直的背脊,以及那两条修长的腿,怎么看上去……那么像萧凌夜呢。 林绾绾大吃一惊。 该不会…… 跟萧凌夜住一起的时间长了,睿睿都以他的形象当爸爸了? 林绾绾犹豫了一下,试探性的询问,“睿睿,你想要个什么样的爸爸啊?” “唔……对妈咪好,对睿睿好,能让睿睿骑在他肩膀上看风景,也能参加睿睿的家长会,闲暇的时候可以带睿睿去游乐园动物园……” “你不是不喜欢去游乐园和动物园,说那些地方只有幼稚的小朋友才去吗?” “睿睿想跟爸爸一起去。” 看来真的想要个爸爸啊。 林绾绾想答应萧凌夜的念头已经“噌噌噌”的飙到了百分之九十。 “妈咪……” “妈咪……尽量帮你找。” 小家伙这才心满意足。 “好了好了,时间不早了,赶紧睡觉,明天妈咪送你去学校。” “好!” 小家伙乖巧的躺在床上,林绾绾给盖好被子,“快睡吧。” “嗯!” 林睿乖巧的闭上眼睛。 唔! 萧叔叔,我能帮你的就这些了,剩下的,你自己想办法吧! …… 日次一早。 林绾绾习惯性的早起,她起床的时候才六点钟,入秋了之后,天亮的晚了些,六点钟天色还灰蒙蒙的。 她醒来的时候小家伙还熟睡着,林绾绾轻手轻脚的下床,洗漱之后就下了楼。 她已经好久没有给睿睿做过早饭了,还好冰箱里什么都有,林绾绾剁了肉馅,又和了面,给小家伙做馄饨吃。 刚包好馄饨,小家伙就从楼上下来了。 “妈咪,早!” “早!”林绾绾围着围裙,“快洗漱,然后下楼吃饭,给心肝打个电话,问心肝要不要过来吃早饭。” “好!” 小家伙慢条斯理的去洗漱,然后换好衣服下楼,给心肝打了一通电话,不到两分钟,心肝就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爆炸头,一阵风似的冲到了客厅。 “心肝,快来吃早饭。” “嗷!来了来了!” 心肝冲过来,看到盛好的馄饨,高兴的不得了,“绾绾阿姨,这是你亲手做的吗?” “是啊,心肝多吃点。” “嗯!” 心肝幸福的眯起眼。 哇! 太幸福了! 今天绾绾阿姨竟然在家,还能吃到绾绾阿姨做的馄饨。 嗷嗷嗷! 接到电话的时候,粑粑和二叔简直要嫉妒死了好吗。 心肝拿勺子舀了个馄饨就往嘴里送。 “小心,烫!” “唔……好吃。” 心肝烫的呲牙咧嘴,却不舍得把馄饨吐出来,在嘴巴里转了好几下,终于不怎么烫了,她这才把馄饨吞下去。 “好好吃。” 睿睿得意的扬起下巴,“我妈咪做的当然好吃。” “嗯嗯嗯,比我家的厨师做的好吃多了。” “夸张!” 林绾绾脱掉围裙,自己也盛了一碗,她在餐椅上坐下来,笑着说,“你们啊,一个个的都是小马屁精。” “才没有,绾绾阿姨做的确实好吃嘛!” “你家的厨师可是你二叔从七星级酒店挖来的大厨……” “不不不,不一样!” 林绾绾来了兴趣,笑着问,“哪里不一样?” 这倒是问住她了。 心肝顿住。 她歪着头想了想,“唔……绾绾阿姨做的饭,有一种味道,我家厨师做不出来。” 林绾绾尝了一口馄饨。 不就是普通馄饨吗,她怎么没吃出什么特别的味道? 她疑惑的问,“什么味道?” “幸福的味道!” 咻—— 一支带着爱心的丘比特之箭,射中了她的心脏。 林绾绾心口怦怦的跳。 她捂着胸口,哭笑不得。 妈呀! 她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撩到了! 小嘴这么甜,这得亏是个小姑娘,要不然长大了可怎么得了啊。 “绾绾阿姨!” “嗯?” “你做的饭,心肝什么时候都吃不腻!” 林绾绾看她一小碗很快就吃完了,又盛了一碗放到她面前,“那以后心肝经常来阿姨家吃饭。” 心肝放下筷子,重重叹口气。 “怎么了?” 小丫头抬起头,幽幽的看林绾绾一眼,小声说,“如果绾绾阿姨能做我麻麻就好了。”马哥波罗

他把手洗干净,又给睿睿换好衣服,等弄好这些,又让萧衍把小家伙抱起来,把床上的床单换了新的,这才让萧衍把他放回病床上。